2021年,“鄉村振興”成為開年焦點。繼脫貧攻堅取得勝利后,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成為“三農”工作重心的歷史性轉移,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完美銜接。大勢之下,鄉村旅游再次回歸焦點。

政策紅利和復蘇機遇雙重加持

“鄉村振興”戰略是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戰略。2021年2月25日, 原“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”牌子替換成“國家鄉村振興局”,標志著鄉村振興進入到新的發展階段。

鄉村旅游作為鄉村振興的重要抓手之一,再次回到聚光燈下。2015年至2020年的“中央一號文件”中,曾多次涉及到鄉村旅游相關內容。2021年“中央一號文件”重點提到了“休閑農業”“鄉村旅游精品線路”和“實施數字鄉村建設發展工程”三項內容。

3月3日,四川成都岷江村民宿九坊宿墅首次登上飛豬逛吃團的直播,第一次把桂花的香氣帶到了鏡頭前。直播時,網友們紛紛把“真香”兩字打在彈幕里?!拔覀兿M柚辈サ牧α?,為村里的民宿業再添一把火?!贬航宓狞h委書記陶勛花說。

近些年,隨著鄉村旅游發展不斷提速,市場不斷繁榮。數據顯示,2019年,全國鄉村旅游總人次為30.9億次,鄉村旅游總收入1.81萬億元。特別是受疫情影響后,鄉村旅游逆勢成為率先復蘇的旅游市場。2020年第二季度數據,鄉村旅游環比增長達148.8%。

原國家旅游局副局長杜一力表示,鄉村旅游是特殊的旅游產品。特殊性在“小小的鄉村,大大的復合型”,既是一個旅游產品,又是一個經濟組織,一個自然空間,還是一級行政組織,一個小社會。做鄉村旅游,可以從各個角度去建立思路和整合資源,同樣也需要平衡其他角度和維度的各種關系,比純粹做產品復雜。

?攝圖網

“中央一號文件”的三大焦點

作為2021年“中央一號文件”,重要性不言而喻,每一個字恐怕都要被細細斟酌一番。

通常來講,休閑農業是利用農業景觀資源和農業生產條件,發展觀光、休閑、利用的一種新型農業生產經營狀態,可以調整農業結構、改善農業環境、增加農民收入的新途徑。

北京交通大學現代旅游發展研究院院長張輝表示,發展鄉村旅游離不開鄉村農業的生產和經營過程,但從“大農業”和“小農業”兩方面來看,各地開展鄉村旅游的業態也不盡相同。廣泛應用現代科學技術的“大農業”可以利用農業現代化、生產基地來開展親子游、研學類旅游。以種植為主的“小農業”更適合休閑度假。但需要斟酌的是周邊百公里以內,是否有城市群可依托。比如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成都、重慶等一二線城市,不僅有強烈的度假需求,且具備較高的消費能力做支撐。

其次是鄉村旅游精品線路。2020年9月,文化和旅游部推出了300條全國鄉村旅游精品線路,包括精品民宿型、景區帶動型、旅游扶貧型、田園觀光休閑型等,覆蓋了全國所有省份。

業內專家表示,“精品鄉村旅游線路”應該符合市場需求、管理服務水平高、品牌形象突出、文化挖掘或生態價值實現機制創新、經濟效益和環境效益好、產業拉動和致富帶動效果明顯等方面的要求。

智慧化時代下,“數字鄉村建設發展工程”更應該成為鄉村旅游中不可忽視的賽道。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,到2025年,農村互聯網普及率將增至70%,農業數字經濟占農業增加值比重增至15%。

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科學學院副院長鄧寧副教授表示,未來鄉村旅游的產品、服務和營銷三方面會與互聯網形成越來越緊密的融合關系。從產品的角度來看,對于鄉村旅游從業者來說,純系統軟件的布設并不能夠解決根本性問題,需要專業的互聯網平臺為其進行專業技能培訓,提升當地從業者的互聯網基礎應用、軟件使用、智慧化服務等能力,從而打造更具互聯網特性的鄉村旅游產品。

第二是服務。通過完善鄉村周邊基礎設施配套的智慧化,比如高速的無線網絡、數字化標識,手機端信息服務網等,將鄉村旅游信息更詳細、精準地發布,使游客能夠獲得準確查詢和檢索的服務。

第三是營銷。因各個地方的鄉村旅游較為分散、非標化,營銷體系無法形成統一的入口,更多是依靠本地生活,或者周邊性的服務平臺來獲客。但鄉村旅游針對的大多是臨近城市的游客人群,與傳統的旅游有所不同,需要開展有針對性的社群營銷,促進農村電商、物流產業發展,從而推動鄉村整體經濟建設。

此外,在鄉村旅游的管理上,相關職能部門面臨的業態也將會非常多元化。如何依靠大數據技術,捕捉精準的人群畫像,未來可能會成為常態化的重要形態。繼而去精準測量鄉村旅游對農村、農業、就業等經濟指標的拉動影響作出數據化的分析與預判。

從貧窮落后到詩與遠方的蛻變

不得不承認,伴隨著鄉村旅游的崛起,也刷新了大眾對農村的印象。以前只要一提到農村都會想到貧窮落后,而如今卻成了人們口中向往的“詩與遠方”,顯然,農村的社會認可度在不斷提高。

鄉村旅游在經歷了從農家樂向鄉村度假轉型的漫長陣痛期之后,如今已經逐漸扭轉局面。張輝表示,這一切離不開當地“人”的改變。原住民在不離開家的情況下,收入水平和社會認可度都得到進一步提升。以往學有所成的年輕人也紛紛從城市回到農村,成為從事鄉村旅游從業者中的一員。同時,一些城市的藝術家、企業家也紛紛來到農村,有的帶來了才華,有的帶來了投資,使得鄉村旅游不斷綻放新的市場活力,人才隊伍也在不斷壯大。

桂林天元國旅董事長黃大東表示,鄉村旅游產品還需要進一步深化和精細化,通過增加游客的參與度來提升體驗感。如游客可以在鄉村認領一塊地、一棵樹,或者認養一只動物等,與鄉村產生更多的聯系,從而增加旅游頻次。他透露,旅行社正在籌劃和設計針對廣東客群的廣西鄉村游精品線路,讓廣東游客深入到廣西鄉村老百姓的家里、田地間等了解、參觀、體驗獨具特色的鄉村生活。

當下,鄉村民宿在鄉村旅游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地位和作用。特別是疫情期間,鄉村民宿成為大住宿行業疫后復蘇的佼佼者。有業內人士預測,2021年院落式鄉村民宿將會迎來大爆發。岷江村電商負責人趙磊表示,春節期間,民宿所有房間基本提前半個月就被搶空。尤其是針對疫情推出的包院特色服務很受歡迎。很多從成都自駕來的客人都覺得和熟悉的人住在一起更有安全感。

“下一個十年,鄉村旅游是一個最大、最活躍、最有潛力的大領域,60億人次的旅游需求主要依靠鄉村旅游完成。今后整個鄉村都是中國人的‘無邊界旅游度假區’”。 杜一力說。

隨著游客越來越傾向于低密度、慢節奏、短周期、近距離的出游方式,加上諸多利好政策和機遇的助推下,未來的鄉村旅游值得期待。